1. 信创笔记首页
  2. 信创中国观察

美国对华疯狂打压,科技行业唯有自主可控,才是唯一出路

随着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、科技战、司法战等等非军事攻击,妄图限制中国的发展,而中美关系也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之中开始恶化。

2020年5月,特朗普政府开始全面封杀华为,使得华为既不能使用美国软件设计芯片,也不能让任何含有美国技术的芯片代工厂生产芯片,从而使得华为产品没有芯片可用,彻底封杀华为的5G技术。

美国对华疯狂打压,科技行业唯有自主可控,才是唯一出路

从这一企图来看,美国是想掐住中国科技的命脉,致使中国科技兴国的发展道路失败,中国智造的产业升级成为泡影。所以,中国必须举全国之力,在硬件、软件、产业链、中间件、产业生态、政策和市场等方面进行全国总动员,务必在人工智能、5G移动通信、芯片生产和设计、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等电子信息产业实现全面自主可控

工业互联网自去年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以来,已成为国家重要发展战略之一。在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,工业互联网的热度再次飙升,又被划分为“新基建”的重点方向之一。其中,工业软件将是“中国智造”道路上最重要的一个环节。

工业软件的分类一般可以分为研发设计类软件、信息管理类软件、生产控制类软件和嵌入式工业软件。工业企业使用较多的工业软件,包括研发设计类的CAD、CAE,信息管理类的ERP、CRM,生产控制类的MES、PLC,以及嵌入式软件,也就是嵌入特定设备的专用软件等。

现阶段,我国的工业软件在管理软件上相对较强,工程软件、研发设计软件相对比较弱,低端软件比较多,高端软件比较少。因此,国内的制造企业在很多业务领域实际上长期依赖于国外的软件。

工业软件是工业企业进行数字化、智能化升级转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在中国制造向中国“智造”转型的过程中,我国工业软件逐渐成为制造业最大的短板,唯有实现工业软件的自主可控,才能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“智造”的飞跃

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,国外的波音等航天巨头就开始了工业软件的培育与研发;70年代是工业软件的爆发期,80年代,CG、CAD等工业软件慢慢被国人所接纳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大量新型工业软件不断涌现,专业范围从制造业逐渐扩大到能源、原材料等领域,企业之间陆续出现并购重组,最终演变成了今天的工业软件市场格局,诞生了西门子、PTC、施耐德电气等工业软件巨头。

工业软件不同于其他,是需要不断持续高额投入的,短期内很难看到效益,如今的工业软件巨头证实了这一点,西门子股份公司副首席执行官博乐仁博士表示:“过去二十年中,西门子在软件方面投入了100多亿美元,使我们在工业软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。”

工业软件作为工业化长期积累的工业知识与经验的结晶,是工业化进程中不可缺少的伴生物。其不但可以控制产品和设备的运行,而且可以把它们运行的状态实时地展现,通过分析、优化,再作用到产品、设备的运行,甚至是设计环节,然后实现迭代优化。

2018年4月,美国的电子设计自动化(EDA)公司Cadence在美国商务部的号召下,对中兴禁售电子设计软件,没有了电子设计软件的支持,中兴上百亿的芯片将成为硅土。由此可见,工业软件实现自主可控的紧迫性和重要性。

当前我国正加快推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,作为智能制造的关键支撑,工业软件对于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。

从近几年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限制不难发现,贸易战的遮羞布下其实是科技的较量,而科技较量最直观的反映便是工业,工业的基础核心又是工业软件,那么,工业软件在这场较量中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。

工业软件往往不是单个分散的技术,而是一个体系,是各学科知识的集合,需要在生产实践中与各种知识融合,进而更新迭代

在国产工业软件发展的40年中,由于前期对工业软件的重视度不高,导致错失了在这40年中进行试错打磨升级国产工业软件的良机,在接下来的中国智造之路中,在用的过程中对国产工业软件不断调整、扩充和完善。

人民日报此前发文,在实现国产工业软件自主可控的道路上,主要需要做到两点:一是坚定自主创新的信念,二是加强产学研协同合作。

国产工业软件要啃下高端工业软件这块硬骨头,没有捷径,唯有从基础做起,写好每一行代码,做好每一个应用模块,为国产工业软件打造良好的应用生态。

当前工业软件巨头的发家史证明,工业软件高投入、回报周期长,短时间内想要用工业软件变现不太现实。因此,国产工业软件要耐得住寂寞,要有持续投入的耐心和信心

一款国产自主软件,或许1.0版本的界面还需要完善、稳定性也有待提升,但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吃螃蟹,更多的工程师参与丰富生态,它就能不断优化性能,走向成熟。

此外,必须要尊重知识产权,自觉抵制盗版软件。使用廉价的盗版产品,看上去省了钱占了便宜,长远来看,实际上打击的是自主创新的积极性,破坏的是产业良性发展的根基。

科研人员写出核心代码、搭建高性能框架,对工业软件来说,只是从0到1的突破;要发挥价值还需不断在“用”中提高稳定性、实用性、成熟度。

这就需要通过产学研合作,发挥科研院所、企业等各方力量,提炼核心技术难点以及行业关键问题,各方协同攻关,共同打造出自主可控的国产工业软件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信创中国运营-张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c-cn.cn/107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